Category

西瓜小视频下载西瓜小视频

灭魔好歹是一位传说随从,还是金色的那种,并不是咻的一下就能分解掉的。

项宁轩特意留意魔域卡牌的构成,仔细观察着每一份魔能的排列组合,因此拆解过程比较缓慢。

魔能是蕴含魔域法则的能量,与地球所在位面的法则有相似之处也有独特之处。其玄奥深邃,就算给项宁轩一百年也难以完解析,但仅就炉石这方面来说,还是可以看出一些区别的。

最明显的就是魔能自带的混乱属性以及灭魔天赋的毁灭属性。

混乱属性使得随从可以吞噬魔能不断变强,实力强好养活,但也令其更难控制,甚至在主人情况不妙时直接叛变。

而毁灭属性则可以提高法术抗性,增加攻击力,附带破法和攻城效果,副作用则是令人心中充满毁灭**。

就在项宁轩认真解读被分解的灭魔卡牌时,里面暗紫色光华一闪,一道游鱼般灵活的能量体倏忽蹿出,想要遁入小宇宙的阴暗角落。

但项宁轩反应也是极快,心随念动,“陷仙”符文封锁界域,将能量体困在有限的空间中。

小宇宙是项宁轩的主场,他又不像天魔王那样被大道符文束缚。为了对付入侵的宵小,项宁轩亲自入场,一寸一寸地搜索被封锁的界域,终于逼出了那道能量体。

项宁轩清楚地记得,天魔王最后时刻发动天赋技能时,最核心的部分就是这样一道能量体。没有任何犹豫戏弄,陷仙剑布下天罗地网困敌,红色火焰嗤嗤烧灼,很快就将紫色能量体焚烧殆尽。

项宁轩依然皱眉,因为太简单了,天魔王就算再虚弱,其灵魂稳固程度也必然超过项宁轩,不可能一烧就没了。而且,换位思考一下,项宁轩绝对不会把本体附身到灭魔体内。那么这个被项宁轩摧毁的只可能是一个分身。

现在,天魔王附身的事已经实锤,也没必要纠结了,接下来,与天魔王的斗争就转入第二阶段,跟他慢慢磨就是了。

漂亮的女剑客

天魔王最后附身前还跟人民英雄勋章硬碰了一次,能量损耗必然巨大,能施加的影响肯定有限。自己修身养性,不留下心灵破绽,天魔王还能强冲自己的心防不成?

如今的形式至少比最初的预估要乐观,项宁轩坚信,依靠自己坚定的意志,抵御天魔王的腐蚀不是问题。而他的实力可以不断提升,意志也会越来越强,天魔王的威胁会越来越低。

让项宁轩觉得麻烦的是其他随从和灭魔没有本质区别,天魔王能派分身附体灭魔,就能同样对付其他随从。开包和卡化获得了上千张随从卡,根本无法保证没有随从被天魔王控制。

为了以防万一,项宁轩先分解了几个凑数用的垃圾随从,可惜一无所获。想来天魔王的分身也有限,这种项宁轩看不上,根本没有出场机会的随从,根本不值得他浪费精力去腐化。

项宁轩又分了几张精良及史诗随从,同样没有任何发现。

最后,他咬咬牙把根本不甩他的伊瑟拉也给分了,依然没有发现。绿龙女王和阿莱克斯塔萨态度完相反,就是一个呆板的随从。她不愿理会项宁轩,项宁轩自然不会花费宝贵的史诗能量去强化,因此虽然是五色龙王的复制体,实力却很渣,基本没有出场机会,分了就分了。

连传说随从都没有被天魔王附体,至少说明他的分身很少,绝大部分随从根本不用担心被腐化。

项宁轩提醒道:“艾莫莉丝,萨穆罗,梅伊瑟娜,小琰,你们小心点,天魔王有可能派出心魔分身潜伏在你们体内,如果有什么异常的感觉,立刻通知我。”

这几个随从,项宁轩是绝对不会分解的,如果天魔王还有分身,一定不会放过他们。

萨穆罗扬了扬长刀,道:“玛诺洛斯之血无法控制我,天魔王也休想。兽人永不为奴!”

其他人也表示,自己绝不会轻易被天魔王腐化,若是感觉不妙,大不了让项宁轩分解掉,绝不会成了拖累。

“很好,心魔并不可怕,只要我们保持心境不让他有可乘之机即可。”项宁轩道,“对了,分解那些卡牌时,我发现了一些新的特制。”

与以往分解卡牌只能获得奥术之尘不同,拥有小宇宙后,再分解卡牌,可以得到一些特制,跟灭魔的混乱和毁灭属性类似,可以用来强化其他随从。

分解普通卡不会掉特制,精良卡有一定几率掉,但效果都不怎么样,史诗卡有大概率出特制,效果有好有坏。而分解传说卡则必掉特制。

这些特制是唯一的,用掉之后连原来的卡牌都无法再合成。而且,也不是随便什么特制都能给其他随从用,两者必须属性相和。

分解伊瑟拉就得到了翡翠梦境之力。没说的,这自然是给艾莫莉丝,可以强化她的梦境能力。同样是绿龙,只有她才能用,其他随从根本用不了。

灭魔的毁灭属性则给了99a主战坦克,可以大幅提升攻击力和破坏力。坦克本身就是战争机械,毁灭属性的副作用根本起不了作用。

项宁轩干脆又分了一堆卡牌用来强化常用的随从。

分了吼爹格罗姆·地狱咆哮,给萨穆罗强化了冲锋和激怒效果;分了白衣女士和心灵震爆,给张珲琰强化了心灵之火和心灵震爆的效果;开花弓伦鲁迪洛尔都不用分解,直接可以给梅伊瑟娜使用;分了秘教暗影祭司,给九尾狐苏婧铃强化了心灵控制能力;分了奇利亚斯,给机器人奥丽莎强化了圣盾突袭效果……

一番操作,分了二十多张传说史诗卡,几乎把自己常用的卡牌都强化了一遍。多出来的奥术之尘也不浪费,项宁轩进阶后,随从们的瓶颈同样消失了。几万奥术之尘给常用随从强化基础属性根本不够用。

项宁轩倒是想把其他没用的随从都分解了,但张珲琰阻止道:“实力我们可以慢慢提升,没必要为了一些奥术之尘把小宇宙中弄得空荡荡的没了生气。”

萨穆罗也附和道:“直接获取力量固然便捷,但我更希望通过战斗磨练自己的技艺。格罗姆是我敬仰的英雄,即便战死了,也不该以随从的身份出现,因此我接受了他的力量。”

“好吧!”项宁轩接受了他们的说法。说起来,萨穆罗和梅伊瑟娜最初只是负伤剑圣和年轻的女祭司两张精良卡,能成长到今天这样的地步都是一起并肩作战杀出来的。随从潜力其实跟品质并没有多大联系,关键是看项宁轩能不能花费足够的精力和资源去培养。

以前,没机会出场的卡牌只能窝在牌库中发霉,现在,可以把他们放养在小宇宙中,自行吸收游离灵能,也许还能发掘出如萨穆罗、梅伊瑟娜这样值得培养的随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