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

fulao2官网链接

她们受伤的都不算太严重,只是从楼梯上滚了下去,最严重的就应该算被林羡鱼打了一拳眼睛的那个女生。

但是她也只是眼眶稍微有点红而已,可见变态小看护并没有下狠手,已经收敛了很多了。

如果对待男生的话她就不会这样仁慈,想到这里桑时西的眼睛还有些隐隐作痛。

要知道林羡鱼的出拳有多重,上次他被她揍了一拳,叫来好几个医生让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他消肿,还足足过了两天肿才消下去。

这么看来还是谭倩的伤最重,那个女生的戒指划破了谭倩的眼部周围的皮肤,从左眼的上眼皮一直划到下眼皮,很长的一道血痕。

桑时西语气严厉“她们这种程度的都躺在床上半天,那谭同学的不是要报警了吗?”

“报警?报警抓谁?”教务主任伸长脖子。

“那就请警察定夺了,不是警察我也不是,孰是孰非搞不清楚。但是我却看到了学校处事的不公。同样都是受伤了为什么有的人能在第一时间得到治疗?而有的同学却一直要流着血站在的办公桌前罚站?嗯?”

教导主任见状急忙对谭倩说“那这位同学赶紧去医务室检查一下吧,不过应该没什么大碍的。”教务主任自说自话的给谭倩诊断出了结果。

桑时西一个严厉的眼风扫过去“那这样看来就由主任来检查的,不用去教务室那么麻烦了。”

“不不不,还是去检查一下吧。”

谭倩去教务室了,桑时西的脸色还是很臭。

长发系清纯美女气质清冷唯美校园写真

他不等教务主任开口就说“我大概已经了解了事情的经过,如果主任不是很了解的话,那我口述一下经过给听。因为我和林同学之间的关系引发了一场争执,我很想知道大学是教书育人的地方,难道对待学生不是一视同仁,还在有色眼睛看人还管学生的出身或者和其他的私人背景吗?”

“嗯”主任张口结舌。

桑时西冷笑着又看向那几个女生,忽然将站在一边的林羡鱼拉到自己的身边。

“这个女生,我向她求了两次婚,其中有一次她拒绝,另外一次逃婚,确切说她逃了两次,我追到海边才把她给追回来。”桑时西注视着她们。

那些女生不敢抬头,不知道桑时西好端端的跟她们说这些做什么。

桑时西接着说“我说这些也没别的意思,我的意思就是说不论我跟林羡鱼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,不论她是我什么人,只要记住她身后的人是我,如果有什么问题想要问个清楚,们可以来找我,或者现在就问我,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。”桑时西忽然从他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名片,递给她们。

那些女生不知道接还是不接,桑时西就直接插在其中一个女孩的衣兜里。

“们应该庆幸林羡鱼不打女孩子,不然的话们今天的下场会更惨。们知道现在对我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吗?”

那些女孩子莫名地看着他。

“就是让林羡鱼开心是目前对我最重要的事情,我不希望有任何事情干扰到她的快乐,既然们那么容不下她,觉得林羡鱼存在在这个学校里对们造成困扰,只能们离开学校。”

“哦不。”女孩子们终于听明白了,赶紧抬起头求救地看教务主任“主任,我们”

这时一个老师走进来,在教务主任的耳边耳语了几下,他这才知道桑时西的身份。

教务主任的脸都白了,这个学校采用校董制,就是说对学校有过贡献的人都可以成为这个学校的校董。

医科大大禹曾经投资了很大一笔钱作为学校的改造,这个学校的试验楼和两栋教学楼都是大禹出资建的,那也可以说站在教务主任面前的这个男人就是他们学校的金主。

原来是桑先生啊,教务主任突然变脸立刻站起身来,弯着腰向桑时西伸出手。

“桑董百忙之中来我们学校真是令人感动啊。”

桑时西没有去握教务主任伸过来的手,很冷淡地看着他。

看了他一眼就低头去问身边的林羡鱼“总是站着累不累?”

他的声音如此之温柔,转变如此之快令所有人都愕然。

站着一会儿当然不累,但是桑时西的意思林羡鱼收到,她点点头“累。”

“那好,先去外面车上等我,我稍后就来。”

林羡鱼知道这下教务主任和那几个女生都惨了,看了一眼众人便走出了教务室。

刚好有个女生和林羡鱼的眼神对视,林羡鱼分明从她的眼中看出了羡慕。

刚才还把他说的那么不堪,这么快就羡慕了。

林羡鱼来到学校外的车上,司机都快吓死了。

见林羡鱼出来急忙询问“林小姐,您没事吧?”

“没事没事。”

“出事了就应该打电话给我们啊。”司机说“您又不让保镖们去学校,您知不知道桑先生在来的路上一言不发,他这是气坏了。”

“他气什么,因为我在学校打架?”

“当然不是了,他是怕受伤了。以为他派那么多保镖跟着是为了监视啊,当然不是啦。”

“不是吗?”林羡鱼反问。

“当然不是了,他就是担心校园暴力,您的身份跟其他的学生不一样,他担心您受别人的非议所以才派着保镖保护。”

“说的好听。“林羡鱼嘀咕”其实还不是盯着我,不让我跟别的男生接触。“

“这只是一部分原因啦。”司机笑道“桑先生对林小姐真的很好,比任何人都好。”

“有多好?跟夏至姐姐比呢?”虽然林羡鱼觉得跟夏至比好像不太应该,但是她还是忍不住问。

“二少奶奶呀。其实大少爷对二少奶奶没有对您的耐心。”

司机说着就不说话了,林羡鱼也知道他是桑时西的下属,不好在背后议论。